快捷搜索:
来自 新闻资讯 2019-09-20 19:51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365体育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火箭军一新锐创设十几年创多少个第一次,火箭

火箭军最年轻的导弹专家邓江涛:为战不怕多“折腾”

火箭军一新锐组建十几年创多个首次

邓江涛,某导弹旅技术科科长、高级工程师。1998年9月入伍,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,荣立三等功2次,2016年被评为火箭军导弹专家。

创新,是一支军队发展进步的灵魂。如何提高创新对战斗力增长的贡献率,成为各级指挥员的一道现实考题。火箭军着眼使命任务大力推进军事创新,广泛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。从导弹营盘到发射阵地、从南国密林到戈壁大漠,尊重创新、崇尚创新渐成风尚。

在火箭军某导弹旅,提起技术科科长、高级工程师邓江涛,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工作上那股“折腾”劲。

创新的标准定在哪?创新活力从哪里来?创新之果如何落地生根?从今天起,本报推出火箭军部队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系列新闻调查,敬请关注。

旅长查显发谈起邓江涛,赞许之情溢于言表:“他根本闲不住,导弹专家的头衔是‘折腾’出来的!”

创新好不好,关键看标准

邓江涛的“折腾”,可不是瞎折腾。10多年前,邓江涛来到这支刚组建的导弹部队时,装备还没配发,部队先行学习装备理论。邓江涛觉得太枯燥,便“折腾”开了。他到处搜罗相关资料,自制了简易模拟训练器材。

——火箭军部队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系列调查之一

“折腾”见成效。不久,他在旅里的比武中一战成名,不仅专业理论夺得第一,综合成绩也独占鳌头。因此,旅里选派他担任“种子”号手,先行赴厂家接收装备,学习导弹操作。

深秋探营,记者第一站来到火箭军某导弹旅。

返营不久的一次“折腾”,使邓江涛的名声更加响亮。这一次,他“折腾”的是旅党委一班人,负责把关“第一班”的实装操作。

该旅的精彩,早已为战略导弹部队的史册所记载:首次完成整营导弹发射任务,训法战法开创历史先河;首次完成整旅火力突击,率先实现手动操作向计算机控制的转变,刷新多项纪录……

训练中,不管哪个领导动作不到位,邓江涛都会毫不留情地指出,一次次叫停重来,把几名旅领导“折腾”得够呛。

一个组建只有十几年的“新锐”之旅,如何成为火箭军部队的“精锐”力量?

没几年,邓江涛就凭借这股“折腾”劲,被调入旅装备部,担任技术科科长。他以特有的“折腾”开始了新岗位的工作:对发射阵地弧形瞄准带进行简易改造,发明了某型导弹快速变射向瞄准法;参与某型导弹作战问题研究,大大缩短某型导弹升级测试时间……

答案有很多。但官兵点赞最多的,是该旅常态化开展的群众性创新活动。

邓江涛还经常去阵地给导弹“点名”,翻来覆去把它们倒腾一遍做“体检”。时任技术营营长胡祖说,如果“龙宫”里的导弹会说话,它们一定会“抱怨”邓江涛太“折腾”。

群众性创新活动听起来并不新鲜,但让记者惊奇的是,这些从该旅官兵手中诞生的创新成果叫好又叫座,几乎个个都与战斗力紧密相连!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那年,实弹发射窗口即将到来,不料一枚导弹机动数百公里进入待机阵地后,惯组数据突现异常。时间不等人,到底换哪套?

“创新好不好,要看标准硬不硬。”该旅领导说:“这标准那标准,关键要立起战斗力标准,用这把尺子量长短,才会让创新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战斗力!”

邓江涛站了出来:“我有办法!”他拿出几套备用惯组的“体检”数据,旅里选了指标最好的那套惯组,导弹精准命中目标。

其实,旅领导的话也并非首创,而是该旅历届党委形成的共识。曾经,他们也走过弯路。面对信息技术高度集成的导弹武器装备,官兵们创新热情都很高,可一拿起创新这把“枪”,大家却不知将“准星”瞄向哪里。

为了发挥装备的最大效用,导弹发射车也没少受他“折腾”。训练中,发射车时常出现轮毂抱死的情况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邓江涛花了半年时间,前后试验上百次,终于研发出令他满意的导弹发射车专用轮毂防抱死系统。因实用管用,这项发明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。

群众性创新活动开展之初,一份份课题报告摆上旅领导案头:有的追求“高大上”,一心想着获大奖;有的打着追踪潮流的幌子,瞄准的却是“市场”;有的花了不少心思,却只停留在“锅碗瓢盆”上;还有的抱着交差心态东拼西凑贴标签……

“只有平时多‘折腾’,战时才能不‘折腾’!”邓江涛经常跟科里人强调,装备频繁换型升级,没点“折腾”劲,就练不好手中武器。

“基层官兵身处战斗力建设的一线,精力容不得干扰分散。创新好不好,战场说了算!”该旅及时制订下发《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实施意见》,立起一道“门槛”:创新必须聚焦打仗靶心,着眼破解部队战斗力建设的重难点问题。

2014年底,旅队又一次受领换型转训任务。面对缺教材、缺人才的现状,邓江涛带头抢时间自学新型武器原理,记下数十万字笔记。他还请来4名博士、3名硕士,成立“科研创新中心”,开展导弹模拟训练装备科研攻关。

何谓重难点问题?该旅技术室高级工程师廖飞鹏向记者讲起了一段创新经历。

南国盛夏,密闭的实验室里,43块磨坏的板卡见证了邓江涛和同事们艰难的研发过程。期间,有团队成员建议:成品已能满足训练要求,一些抗冲击测试可省去。邓江涛眼睛一瞪:“装备要是经不起‘折腾’,就会耽搁官兵训练!”

那年,部队兵分多路同时执行几项重大军事任务,训练弹数量不足的问题凸显。廖飞鹏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他带着几名技术骨干,把床铺搬到装备库房,一次次测量计算,一回回推理论证,历时半年多研发出某型仿真训练弹和瞄准适配器。这一成果不仅实现了操作训练全部功能,还对远程控制、参数运算等进行了设计优化。

因研发的模拟训练装备与实装外观、操作流程等完全一致,为官兵提前投入实装训练赢得宝贵时间。当年底,邓江涛被评为旅“技术干部标兵”,荣立三等功。

很快,一批自主研发的仿真训练弹投入使用,满足了该旅所有发射单元同步训练的需要,发射单元作战能力和整旅合成训练效益大幅提升,为完成整营突击、整旅突击任务奠定了扎实基础,成果被上级全面推广。

课题结项了,可邓江涛又琢磨着如何进一步拓展模拟训练装备功能。“打仗不是唱‘折子戏’,哪能每次都一样?”他要实现操作考核的电子化,还要能设置故障,给号手训练出特情,以提高官兵紧急排除故障能力。

这样的故事,在该旅还有很多;这样的成果,在该旅也有很多。从装备库房到发射阵地,从首长机关到基层班排,一批“战”字牌创新成果成为战斗力倍增器——

“为了增强官兵训练兴趣,邓科长在系统设计中,能用3D的绝不用2D,能用动画的绝不用图片。”技术室工程师刘大峰也为邓江涛的“折腾”劲所折服。

通过技术嵌入、系统升级、引进移植等方法将数十台模拟器材“化零为整”,建成导弹武器装备一体化模拟训练平台,探索出“不出营门、整旅合成”的训练新模式。

2016年,36岁的邓江涛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,成为火箭军最年轻的导弹专家。旅政委陈永华说,是邓江涛敢于对战斗力负责的“折腾”精神打动了评委。

着眼“随时能战、准时发射、有效毁伤”核心标准要求,优化导弹发射流程,使准备时间大幅缩减,部队“箭在弦上、闻令而动”成为常态。

接受完采访,邓江涛又一头扎进实验室里,投入到“专业分层次训练教学系统”研发中。

开展野营不间断供电保障研究论证,提高了部队野外生存待机和实战能力……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

长剑倚天,创新之基坚如磐石;发射架下,创新准星直指打仗。该旅军史馆,记录着百余次导弹发射的壮美。透过“百箭腾飞”的壮丽弹道,记者触摸到的是该旅聚焦打仗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的强劲脉搏。

擦亮创新的“打仗招牌”

全军部队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已经有些年头了,其中孵化诞生的不少创新成果,已成为战斗力建设名副其实的助推器。但毋庸讳言,相比于群众性创新成果总量的巨大“分母”,对战斗力提升有贡献的“分子”仍显得不够匹配。

究其原因,林林总总。但很重要的一条,便是创新的“含军量”不够,“为战”的成色不足。有的把创新当成“煮八宝粥”,什么都朝里面放;有的把创新当成一个时髦的“标签”,拿着它到处贴;有的把创新当成“门面”,好大喜功大投入大包装;有的创新无底线,东拼西凑、抄袭模仿;更有甚者,拿着经费,以创新为名逐个人之利……

创新好不好,标准定在哪?这是部队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必须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。因为基层官兵的时间、精力、人力、物力等非常有限,走不起弯路,经不起折腾,更不容许无谓的浪费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火箭军某旅这些年关于群众性创新活动的思考、探索与实践,在当下具有普遍参照价值。

战斗力标准,应当成为衡量官兵创新成果的“检验仪”。只有擦亮创新的“打仗招牌”,瞄准那些急需解决的重难点问题,基层部队的很多创新成果,才能对战斗力真正起到助推作用。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

本文由365体育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火箭军一新锐创设十几年创多少个第一次,火箭

关键词: